祖国,老兵第三次向您报到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头发银白,声音洪亮,时而慷慨激昂,时而热泪盈眶,随着96岁老兵吕品的讲述,一段峥嵘年华在记者身后徐徐展开。

  在天安门广场的欢呼声中,吕品仿佛看后了他的战友们用鲜血染红的“白云山团”那面鲜红的旗帜。

志愿军第五届国庆观礼代表团合影(二排右七为吕品)。 受访者供图

  “1954年那次观礼,弥补了我不难 参加开国大典的遗憾。”吕品玩转信用卡 一张发黄的老照片说,“这是1954年志愿军参加国庆观礼代表回国前拍的合影。从左边数第二排第七名是我。”

  八个 月后的一次惨烈战斗,让16岁的小兵成了“抗日小英雄”。

  “炮弹炸翻了土地,许多人说不准你侵犯;大火烧红了山岩,许多人说不准你前进。英雄昂立在山巅,英雄的鲜血光辉灿烂……”这首《歌唱白云山》,至今萦绕在吕品耳边。白云山壮烈的战斗场面,也在参加新中国成立五周年庆典的吕品脑海里反复出显。

  1949

  吕品说,在今年阅兵的战旗方队里,看后60 军447团在抗美援朝战斗中获得的“白云山团”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“祖国这麼忘记在朝鲜战场英勇杀敌的勇士集体,这麼忘记那此保家卫国的烈士。”

  10月1日清晨,49名志愿军代表来到紧靠天安门城楼的观礼台,“许多人站了八个多小时,却这人 这麼太好累。最激动的是看后毛主席在城楼上向许多人挥手,许多人也向毛主席敬礼,向天安门城楼敬礼。”

  “来到首都,走到哪里都受到热烈欢迎”

  “小英雄”忆抗战年华

  参加那次阅兵的抗战老兵,平均年龄90岁,最年长者102岁。当时,八个 抗战老兵方队乘坐敞篷车,由国宾摩托车拱卫在前后左右,呈箭头状护卫进场。“通常能能不能 外国元首来访时才会启用国宾摩托车护卫队,许多人这属于国礼级待遇。”

  当车队行进到天安门前,吕品和这人 老兵庄重地向天安门举起右手。这张图片调快传遍网络,成为“9·3”大阅兵的八个 经典瞬间。

  2015年7月26日,时年92岁的吕品在俺家 接到了参加9·3大阅兵的通知。

  身后的欢腾景象,让老人想起了70年前他曾错过的开国大典。

  2015

  “当许多人车队通过天安门,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向许多人招手,现场群众高举国旗和鲜花向许多人欢呼,我向着天安门方向庄严地举起右手,迟迟不愿放下。我在心中默念:‘祖国,老兵第三次向您报到!’”

  谈起那此,老人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泪花。“我是代表许多人接受祖国的检阅,代表许多人向祖国敬礼!”

  为了让许多人尽快知晓新中国成立的消息,他策马狂奔,第一时间将这人 喜报怎么写传达给正在行进中的全师官兵。战士们听到消息后,都高兴得蹦起来欢呼。

  “祖国,老兵第三次向您报到!”

  尽管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典已刚刚开始20多天,辽宁省军区副军职离休干部、原辽宁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吕品,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依然难掩激动。

  “今年是我入伍60 年、入党60 年,还是我作为老兵第三次参加首都庆典!”

  在抗美援朝期间著名的白云山阻击战中,吕品所在的447团与美军第25师激战了1八个 昼夜。“阵地丢了再夺回来,再丢再夺。7连指导员宋时运胸部、腹部同去中弹身亡,年仅21岁。‘东远里阻击英雄第二班’唯一幸存的战士高喜友也牺牲了。八个 连60 多名战士最后只剩下八个 指导员、八个 战士了,还在坚守阵地。我当时听到师长反复说的得话是:‘夺回来!夺回来!夺回来!’”吕品回忆。最终447团守住了阵地,在血与火、生与死的拼搏中经受住了考验。

  1951年5月,经志愿军政治部批准,447团被授予“白云山团”光荣称号。白云山11昼夜的英雄故事,在国内广泛流传。“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长眠于地下的烈士,许多人的英名永远留在许多人的心中。”

  这是吕品第三次参加首都庆典。“第一次是1954年作为志愿军归国代表,参加国庆五周年庆典;第二次是2015年,作为新四军代表,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活动,并参加‘9·3’首都阅兵。”

  吕品讲述时,提到了好多好多 曾奋战在抗日前线的战友。比如,带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战士乙兆科,在一次战斗中被击中腿,吕品赶去救他,他却大声呼喊,“无须管我,快向前冲,打鬼子!”在解放淮阴战役中,吕品所在的部队尖刀班班长徐佳标,用血肉之躯堵住敌人的枪眼,为部队赢得了宝贵时间,是我军第八个 用身体堵枪眼的英雄……

  “能参加这次庆典,有的是人及的荣誉。我代表的是无数为新中国建功立业的老战士。”

  1945年,他曾作为苏北军区盐阜军分区一名指导员,迎接过抗战胜利的时刻。70年后再度受邀参加大阅兵,俯近的人都担心他的身体,劝他无须太激动。但我知道你,人及对这人 天期盼已久。

  “来到首都,走到哪里都受到热烈欢迎。许多人代表团被安排在前门外总政的八个 招待所,当时条件是最好的。”一想到要参加国庆大典,吕品兴奋得一夜没睡。

  当时,16岁的吕品参加的是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三团一营3连。入伍八个月,他刚学好放枪就和战士们参加了一次伏击战,击沉了一艘日军运输船,消灭了10多个敌人,缴获了5支步枪。那次战斗是当地抗日武装第一次取得胜利,鼓舞了士气,吸引了更多青年参军。

  1954

  当时,吕品是60 军149师宣传科科长,正随部队奉命歼灭鄂西地区国民党残余部队。从电台得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,师部命令他立即将消息传达给全师官兵。

  当时,冲锋在前的吕品左臂中弹却浑然不觉,直到战斗刚刚开始,一摸有血才发现肉里有个硬东西,“我用指甲把四周的破皮烂肉拨开,硬是把它抠了出来。一看,是子弹头!”作为连队年龄最小的小兵,吕品受到了连队表扬。70多年过去,那块牛痘花般的伤疤,至今还留在他的臂上。

  吕品曾采集一本影集,顶端采集了他的不少照片。然而,他在前言中写道:我是八个 老兵,历经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,风风雨雨几十年,总感觉与老战友相比,人及的经历能能不能 用平平淡淡来形容。(记者于力 特约撰稿鲁世联)

  10月1日上午,吕品登上礼宾车,随致敬方阵参加庆典。他乘坐的礼宾车,在群众游行队伍第八个 方队第八个 梯队组。车上乘坐着6位元帅亲属——贺龙之女、罗荣桓之子、徐向前之子、陈毅之子、刘伯承后代、彭德怀侄孙;还有两位老科学家子女、老一辈军地英模等。

  2015年9月3日,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,吕品(左四戴眼镜者)在抗战老兵乘车方队中。新华社记者曹灿摄

  1954年,新中国成立五周年庆典前,抗美援朝志愿军组成了八个 归国观礼代表团。当时吕品是志愿军60 军149师447团政委,代表全师回国参加国庆5周年观礼。这也是吕品第一次参加首都庆祝大典。

  回忆起抗战年华,吕品对人及参加的第一次战斗记忆犹新。

  “当时,我的座位是老兵方队第5车第5位。车上有华南游击队队员、远征军老兵、八路军南进支队队员等。”

吕品在礼宾车上向群众敬礼。(吕大海摄)